绩点过四

叶翔-冬天那么冷想吃点甜的(OOC!OOC!红色预警!)

-毫无存在感的ABO设定。(就出现了一段)
-放飞自我,OOC上天。
-应该不会有错别字(手癌)……吧。
-大概就是嘉世想赶走功臣结果请来的小王牌是功臣他老婆的故事。(然而我的注意力全放在写他俩腻歪上了)
-此处翔翔是个公举。

        果然是我的菜呀。叶修舔了舔因为天气干燥而有点起皮的嘴唇。对方容貌昳丽,眼睛里落满了桀骜不驯的星光,他个子挺高,却并不驼背,只是随意地站着垂着眼听着别人滔滔不绝却折射出良好的家教。
        想起自己脸上应该还带着连熬了几天夜的黑眼圈和轻微的浮肿,他第一次后悔以前没听自家妹子讲的好好拾掇一下自己。
        虽然从小被教育“别人说话就要好好听,要尊重别人”,但是作为孙家的小公举,还是一个漂亮又强大的Omega,一般孙翔听得更多的版本是“陌生人上来说七说八的不要听”“你爱咋咋样喜欢就好天塌下来有高个的……哦不对,你最高了……总之就是咱家给你顶着只要不违法随你浪”这类一系列宠他上天的话,他没真变成个小娇娇已经是能耐了。这时候能耐得下性子安静地听着刘皓叨逼叨逼已经是极限了,再要他认真的找出里头抹去官话就没剩多少的内容简直就是强人所难。
孙翔忍不住开始四周乱瞟,正好和刚推门进来的人目光撞上,上下扫了扫看见对方还是那副邋遢的样子,张大了水灵灵的眼睛狠狠地瞪了过去一眼。
        哎哟。叶修摸了摸自己的小心脏。媳妇儿随便给人抛媚眼这点可不好呀。他向着对面那个直愣愣的站在那里就能吸引他所有目光的他的对象笑开了,整个人是放松的,双手插在口袋里,眼睛里全是一水儿的温柔和喜爱。
        孙翔一向对这人没脸没皮的样子毫无抵抗力,微红着脸目光乱飘,看到了叶修脖子上胡乱围着的围巾,一眼认出那还是上次自己一时兴起织的,结果最后一看成品那针眼一针密一针疏的好不难看完全送不出手,唯有围巾上一时兴起弄的“叶”字花样还能看的过去,就一边生着闷气一边囫囵塞到一边了,也不知道这人是怎么翻出来的。孙翔只觉得耳边“唰啦”一下子,身上烫的可以蒸熟叶修最喜欢的蟹肉包子。
        叶修在心里静静给这样可口的翔翔和自己点了无数个赞。果然我变成什么样媳妇儿喜欢我就是喜欢我。
这时候刘皓终于表达完了自己对战队未来的畅想,正想奚落一下马上就要走下神坛并交出陪伴了他多年账号卡一叶之秋的“斗神”叶秋,谁知道对方就已经一脸坦然的掏出了卡,“小朋友,这可得保管好呀”顺便在孙翔伸手来接的时候不着痕迹地勾了勾对方削葱似得指尖,还得寸进尺的捏了捏掌心里软软的掌肉,“丢了可就没有第二张了。”
        叶修好笑地看着对方涨红的耳朵,孙翔脸上血管少,再怕羞的时候也不明显,但他的耳垂是骗不得人的,又敏感又容易留下痕迹,此刻红的可以滴出血来,让人食欲大开。啧啧,不在家里就是这点不好。
        “我当然知道!不用你管!”哦哟,恼羞成怒了呀。
        “你瞧着点你自己吧!混成什么样了!”
        “所以需要你来搭救呀~”是吧媳妇儿~
        实在是看不下去新来的王牌这样被叶修这个心脏调戏然而并不知道双方其实都乐在其中,刘-没有存在感的-读不懂空气的-皓试图插话:“叶哥……”
        “那么这就交给你啦小朋友,我这个老人家收拾收拾东西卷铺盖走人啦~”说完转身,潇洒地一边摆手一边慢悠悠的离开了顺便拉走了旁边气不过对方这样埋汰自己的站着生闷气的孙翔。
        “他们认识?”今天的刘皓也是一脸懵逼呢。
        孙翔的家人在他确定要来嘉世之后就火速给他准备了一套房子,地段好设施齐全,离嘉世还近,孙翔得到了钥匙就等于叶修拿到了,叶修就一路拉着对方跑去了那里。
        “翔翔啊……”
        “你哪里老了?!你状态也保持得很好啊?!我哪次和你打我赢过啊?!你说啊!我不许你那样说自己!”哦,火山爆发了。
        叶修觉得自己的心脏真的不太好,媳妇儿太会撩了。
        “翔翔乖,我这不都奔三了嘛……”
        “你闭嘴!”
        “哎呀,这不是混太差了只能投靠媳妇儿了嘛,现在我可是一穷二白的,求包养啊孙翔大大。”叶修一边说着一边将对方压在了舒适的大沙发上,一手随手拽开对方黑色的羽绒服,隔着毛衣揽住了对方的腰在敏感处四处摩挲,一手压着对方的脑后,像撸小点一样微微用力从孙翔脑后摸到到修长的脖子再摸到形状优美的令人爱不释手的后背。
        他们都是及其喜欢亲吻的。柔软的唇瓣两两相贴,唇舌交舞,氤氲的热气让孙翔软了腰。“你,你别以为又可以这样过关……唔……”好不容易微微推开对方喘口气得以抱怨一下,结果自己又不争气的按捺不住攀上对方的肩膀亲了回去,话音消灭在暧昧的水声里,引起对方低沉的一声轻笑。
        “乖,我们先把正事办完了再说,一定说到你满意。”
        “……滚!”
        屋外寒风凛冽,屋内温暖成春。管他魑魅魍魉,不及怀里人一笑。

-完。
(不知道有没有后续到时候再说)
作死啊!这几天真的好冷啊!冷到绝望!这星期还有考试啊简直了我(人有多大胆复习拖多晚)……蓝瘦 香菇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赤黛)他说他失恋了 但是对方说没有

#一千字出头小短短短短短短文 逻辑被我当小龙虾吃进肚子里啦
#标题是乱来的
#有私设 双方交往设定 慎
#ooc必须有
#请务必不要深究 因为经不起深究QAQ
#大片不知所云的文字,基本上无对话,超无聊
#如果能让您喜欢那就太好了

        01

        虽然大概完全没有人知道,但是黛千寻和赤司征十郎确实是一对恋人没错。

        但是黛千寻失恋了。

        黛千寻喜欢赤司征十郎。

        更确切的说,黛千寻喜欢的是奇迹的世代们所说的“另外一个赤司征十郎”。
这种神秘的感情宛如蜜糖一样甜,又像纯咖啡一样苦涩却回味无穷。因为双方都知道,当那场最后的比赛结束之后,这种像芦苇一样脆弱又坚韧的感情,理应迎来了他的尽头。喜欢上别人的副人格,大概是一个比老套的罗密欧与朱丽叶的相爱更加令人无奈嗟叹的故事吧。

        当知道一切的时候,黛千寻表现得并不像是一个刚刚失恋的人。他一本正经的神游,静静地为网上里“基本上初恋能有个好结果的都是上辈子拯救了地球”的话点了个赞。毕竟拯救地球难度这么犯规的事,没做成也没什么好在意的不是吗。

        黛千寻很爱自己,胜于林璃碳,更胜于他认知中的所有其他人,他这么爱自己,所以容不得一丝一毫“妥协”。他所看向的,是那个喜欢口头上谦逊称“仆”,行为上尖锐强势地让人无所适从的赤司征十郎,是那个不顾礼仪直呼对方的名以示亲近,事实上那双美丽又冷酷的眼睛里永远只有胜利的赤司征十郎。即使这人决绝得令人讨厌,但是确实有着无与伦比的人格魅力。反正,喜欢就是喜欢上了,不需要任何理由。他近乎执拗地坚信着,构成一个人的,是他最本质的行为、谈吐和思维,他喜欢一个人,就会喜欢他包括好坏的所有。但是,若是这些东西改变了,那那人就不再是最初对他说中意自己这个“工具”带他获取了一场又一场胜利的那个人了。同样地,也就没有必要去继续自己的喜欢了。

        即使作为第二人格的他必然有着或大或小的缺陷,但是架不住他喜欢啊,所以就算是更讨周围人喜欢的完整的主人格也无法与之相比。

        所以当他察觉他所喜欢的那人似乎再也可能不会出现之后,还是淡淡地提出了“请毕业之前就请再也不要管我了”这样理所当然划清界限的要求。毕竟如果不是“他”的话,那就是个普通的局外人罢了,不是吗?

        02

        “那家伙倒真是幸运啊。”赤司征十郎揉了揉眉头,但是还是忍不住轻笑起来。虽然在副人格做主的时候无法干预,但事实上和他共有了所有记忆和情感,了解黛前辈的想法还是没有问题的。即使是副人格,但是毕竟本质上还是为赤司征十郎这个个体服务产生的,事实上所有的喜好仍然受主人格所限,与主人格一致。因此,因为共有的记忆产生共有的情感,倒也在情理之中。

        知道恋人对自己有种近乎执拗的占有欲和强烈的情感,真是一件让人甜蜜又无奈的事情呢,赤司君。
     
        无论是那个,赤司征十郎的字典里都没有失败。所以他并没有失恋。

大概是没有TBC的END.

感谢看到这里的每一个你:-D